• <code id="rwa22"></code><output id="rwa22"><ruby id="rwa22"><track id="rwa22"></track></ruby></output><output id="rwa22"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rwa22"></code>
    1. <var id="rwa22"><delect id="rwa22"></delect></var><td id="rwa22"></td>
    2. <blockquote id="rwa22"></blockquote>
      <acronym id="rwa22"><ruby id="rwa22"><div id="rwa22"></div></ruby></acronym>
      經典老歌的網友你好!經典老歌網是雨中的毛毛蟲給自己30歲生日,所建的禮物哦!

      30歲的禮物

        愛奇藝想用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“打歌”,它將成為蔡徐坤們粉絲的



        原標題:愛奇藝想用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“打歌”,它將成為蔡徐坤們粉絲的狂歡嗎?

        核心內容:

        1、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這種在中國略新穎的音樂綜藝形式,算是中國音樂綜藝節目困境突破的創新嘗試。

        2、無論爆款與否,打歌節目將成為中國音樂綜藝節目新增長點,還能作為捧紅節目自產新偶像的平臺。

        3、新一代打歌節目的發展將受限于偶像源頭不充裕、音樂市場低谷、可能的平臺圈層限制。

        9月10日,愛奇藝原創打歌節目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播出了三日。

        以目前的情況看,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這檔初起步的節目并沒開好頭。貓眼數據顯示,該節目周五首播量為2265萬。作為參照,同在愛奇藝播的《中國好聲音 第五季》在未擁有欄目入口的情況下,開播播放量5730萬;試圖將音樂、電影、現場結合在一起的新節目《幻樂之城》在芒果TV單平臺(注:該節目還在騰訊視頻播)播放量為5536萬。

        中國普通用戶對打歌節目陌生或限制了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的受眾,但該節目仍是對現有音樂綜藝節目困境邊界的有益嘗試。盡管年輕人在社交媒體打歌的狂歡還停留于圈層范圍內,改變偶像產業任重道遠。

        打歌節目能破音樂綜藝困局嗎?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,當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節目強勢造出眾多俊男靚女的新星時,給新人提供發跡平臺的打歌節目就有傳言將孕育而出。

        愛奇藝5月宣布開始制作音樂打榜節目,9月7日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已開播。與打榜節目的起源地韓國相區別,從中國本土誕生的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,它增添了真人秀部分。

        在偶像工業成熟的韓國,偶像團體發布新歌后將跑遍各大電視臺的打榜節目宣傳,歷經3-5周時間,每周跑四五檔節目。跟中國歌手發新專輯只得選擇《快樂大本營》這種娛樂而非音樂為主的宣傳方式不同,打榜節目是專門針對音樂視覺展示建立的平臺,在韓國已形成包括試聽推薦、舞臺秀、上下班圖在內的打歌流水線體系。通過表演,現場投票結合流媒體播放等各項指數,評定每期節目冠軍。外界能以此為衡量歌手的價值。

        愛奇藝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基本延續了韓國現有模式,但將歌手錄制的其他部分,如選歌會議、造型準備、舞臺排練等原先在舞臺背面的部分以真人秀的形式加進節目中。接受36氪等媒體采訪時,愛奇藝副總裁、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總制片人姜濱解釋這樣設計主要是建立頭部綜藝影響力的考量。

        從行業角度看,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這種在中國略新穎的音樂綜藝形式,也算是中國音樂綜藝節目困境突破的創新嘗試。音樂類作為綜藝節目的絕對主流,近年幾乎各種創新都有,從早期《超級女聲》時代音樂選秀,到《中國好聲音》素人歌手競演,《我是歌手》專業歌手比拼,跨界歌者、聽歌識人、老歌翻唱、素人對戰歌手等,用戶對微創新的音樂節目玩法已顯疲態。連綜N代的明星節目《中國好聲音》,無論收視率還是網絡播放量都不及往常。

        因此,在音樂節目的創新方面,綜藝制作者需要跨度更大,模式更新,以爭奪娛樂選項眾多而時間又有限的用戶。比如投資3億的《幻樂之城》,就是用電影手法拍八分鐘無剪輯的現場音樂劇;再如《這就是歌唱·對唱季》像是披著音樂綜藝外殼的青年相親節目。雖與現象級節目有差距,但持續探索才有機會找到下一個爆款。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的道理也一樣。

        但打歌打得起來嗎?

        創新是好事,注入新鮮血液或能提振中國原創音樂綜藝市場。對愛奇藝而言,花大力氣推原創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節目更是出于產業鏈上下游考慮。如來自《偶像練習生》造的新星,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可作為接盤者承擔新星宣傳的職能。后者首播打榜的蔡徐坤,就是4月從《偶像練習生》以C位出道。

        事實上,除愛奇藝,騰訊和優酷今年也紛紛布局打歌節目領域。在2月優酷春季綜藝新品先鑒會上,優酷宣布將推出一檔打歌類節目《這!就是偶像》,但原定4月播的節目到現在沒有其他音信。7月底,騰訊視頻也宣布,聯合上星衛視和東方衛視,將原有《中國夢之聲》的IP升級改造為打歌節目,10月即將上線。

        無論爆款與否,打歌節目將成為中國音樂綜藝節目新增長點,還能作為捧紅節目自產新偶像的平臺。

        但打歌的愿望美好,實際依舊挑戰重重。中國并非沒有打歌節目的先例,央視牽頭的《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》也曾吸引鹿晗等人氣偶像前來,但現在節目雖然還在維持,可聲量過小,打榜節目的宣傳功能難奏效,流量明星自然有更優質的平臺,久而久之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到愛奇藝時,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所處環境比《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》好,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帶動的一波年輕偶像熱潮,需要更專業的平臺承接偶像后續的培養工作。但偶像源頭不充裕仍將限制新一代打歌節目的發展。

        以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為例,一期節目音樂人共6位,除蔡徐坤、陳粒、艾福杰尼外,其他知名度較低,甚至還有韓國男團參與,不知愛奇藝是基于國際化考量,還是因華語新生代偶像匱乏;且中國歌手先前沒有參加打榜節目的習慣,對于第一個“吃螃蟹”或許多數態度會比較保守,成熟知名歌手尤甚。《我是歌手》剛起步時,也曾遭遇難請歌手的境況。

        反觀韓國,每年新增偶像藝人達50多組,算上長期培養的打榜習慣,已出道的藝人也走打榜通道,這足夠支撐韓國多家電視臺每檔打歌節目每期十幾組的歌手體量,而不像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只能用真人秀時間填補因偶像匱乏影響的舞臺時間。

        打歌在中國遇到的較特殊的情況是,音樂市場現狀目前不如綜藝、電視劇火,受利益驅動,一檔用音樂說話的節目不見得能讓偶像歌手回歸歌手本身。姜濱向36氪坦言,音樂市場雖沒那么火爆,但市場不會消亡,現在可能在低谷。連鹿晗都說“沒有想過要留下什么,因為太難了,尤其音樂作品”,火了這么多年,一首音樂作品都沒讓人記住,反倒和女朋友演的雷劇《甜蜜暴擊》在社交媒體討論眾多。

        而打榜節目更難突破的圈層還在于平臺自身。目前,愛奇藝《中國音樂公告牌》里幾名藝人都與平臺緊密關聯,當優騰正式涉足打榜節目市場后,參與打榜的歌手是否就被限制在自家平臺上?最后淪為各自為政、自說自話的真人秀?如果沒有覆蓋面,打榜無論是節目還是榜單都將變成粉絲群體狂歡后逐漸落寞。如果說看愛奇藝節目打榜的都是蔡徐坤的粉絲,那到騰訊視頻是不是該變成蔡維澤了?


        推薦鏈接: 仿站工具 描寫顏色的成語


         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7
        • <code id="rwa22"></code><output id="rwa22"><ruby id="rwa22"><track id="rwa22"></track></ruby></output><output id="rwa22"></output>
          <code id="rwa22"></code>
          1. <var id="rwa22"><delect id="rwa22"></delect></var><td id="rwa22"></td>
    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rwa22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wa22"><ruby id="rwa22"><div id="rwa22"></div></ruby></acronym>
          3. <code id="rwa22"></code><output id="rwa22"><ruby id="rwa22"><track id="rwa22"></track></ruby></output><output id="rwa22"></output>
            <code id="rwa22"></code>
            1. <var id="rwa22"><delect id="rwa22"></delect></var><td id="rwa22"></td>
      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rwa22"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wa22"><ruby id="rwa22"><div id="rwa22"></div></ruby></acronym>